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学 > 美术 >

《闲情偶记》中的设计美学思想

分享到:
作者:张苗。 TAGS:思想,美学,设计,李渔,艺术,造物,
   清季的绘画批评着重于论述前代尤其是元明两朝的艺术创作,主张以书入画与讲求古意,而对于宋代之后渐趋兴盛的世俗文化与大众美学往往关注不多,这也使得我国古代讲求实用和娱情兼备的审美思想,未能得到进一步发展。而在寥寥几部相关论著中,李渔的设计造物思想颇值玩味。他所提出的古人寻我的观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
看做明代逆向美学、艺术形变的发挥,隐含着寻常与新奇即“耳目之前”与“闻见之外”的辩证关系。李渔本人受童心说、唯情说、性灵说等思潮影响,并超乎其上,更能身体力行地进行闲暇艺术实践与理论总结,为晚明所开启的中国休闲美学思潮奠立了一个重要的坐标。在其居所芥子园中,李渔精心设计了临水垂钓的笠翁塑像,可谓“一竿烟霞,无限风月”。恰如林语堂先生在《生活的艺术》里所言:“文化的艺术就是休闲的艺术。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凡是用他的智慧来享受悠闲的人,也便是受教化最深的人。”
  李渔祖籍浙江兰溪下李村,生于江苏如皋,1651年移居钱塘(今浙江杭州),1661年寓居金陵(今江苏南京),1677年举家迁回钱塘,并在此完成了《芥子园画传》等著述。写于1671年的《闲情偶寄》,其最大特色就是把文人画的高论巧妙地融入日常的设计造物,将人生与艺术、优雅与世俗结合起来,可谓大众时尚的袖珍指南。近年来,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家鲁布拉克(Ulinka Rublack)呼吁打破艺术品的等级制度,注重装饰性技艺的研究,因为社会风尚的细微变化,最早就体现在诸如衣饰等日常物质文化中,它更接近于人们的真实想法。这种思想逻辑,非常类似于四百年前李渔的社会美学观念,其《闲情偶寄》中就处处荡漾着一种情感化设计的调子,即注重造物在美观舒适之外亦令人遐想、引人忖思的宜居效果。李渔说:“乐不在外而在心,心以为乐而是境皆乐”,“务本之法,止在先和其心。心和则百体皆和”,只有达观方能产生自由意识,而我们也才可以尽情享受生活。而且,脑力与体力运动两者互为休闲,这种极富时代特色的新思想,乃是近世启蒙观念与人文精神互融之结晶,对当今社会亦有启发性意义和价值。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教授冈晴夫,就戏称李渔是一个享乐主义者(epicurean)兼博物学领域的业余爱好者(dilettante)。李渔的美学思想是逾越时代和国界的超设计(hyper design),而只要传统的文人风骨不绝,设计造园一事应尚可为,因为古今中外的艺术行为都表明,惟有情趣方能造
[论文网 ashaj3ah.com]就文化差别。
  李渔才思超逸,既善体察人情,亦能自出机杼。据清光绪年间《兰溪县志》卷五所载:“(李渔)性极巧,凡窗牖、床榻、服饰、器具、饮食诸制度,悉出新意,人见之莫不喜悦,故倾动一时。所交多名流才望,即妇孺亦皆知有李笠翁。”可见,李渔不仅崇尚设计,更喜亲自动手。他对园林、家具等设计莫不运巧思、出新意,其范围之广、数量之多令人折服,如箱笼箧笥、暖椅凉杌、活檐窗栏、楹联匾额,皆美观、实用并举。《闲情偶寄》之《器玩部》倡导变俗为雅,将艺术鉴赏推向大众的日常生活,“事事皆崇俭朴,不敢奢谈珍玩”,但仍然可以在诸如赏花竹、看山水,或聆清歌、观妙舞的行为中体味精雅趣味,亦即“处之得宜,亦各得其乐”。明末清初之际,器物设计和室内装潢因循守旧,仿古之风兴盛,往往一味追求材料贵重、装饰华丽。其实,这正违背了《考工记》中所体现的以人为中心、以适用为本的设计思想。针对这种造物倾向,李渔说:“凡人制物,务使人人可备,家家可用”,“置物但取其适用”,将形式归属功能、审美契合实用上升为自觉意识,并提出“宜简不宜繁,宜自然不宜雕斫。凡事物之理,简斯可继,繁则难久”。中国士人一贯将自然素朴作为理想美的典范,尽量不施加人工力量而改变物体本性。李渔更将“致虚守静”的审美观融入家常器物,因此其所谓顺应物性、朴素简练,在当时成为一种超前的设计思想和造型原则,即选材要匠心独具,用材要充分合理,因材而施艺。
  在提倡简约合理的设计思想之外,《闲情偶寄》也时常流露出既心怀渔樵之恩却又身处金粉之世的矛盾心态,也即兼拥孤高冷寂与庸常俗艳之两端。书中不时汲汲于行乐之道的赏鉴,但谐谑打趣的背后却潜藏着借伪存真的深意。余怀为《闲情偶寄》所作序言就从《周礼》说起,全力为李渔辩清“止务闲情”之嫌,这种闲情乃是“见大”、“见深情”的。李渔本人也在《居室部》中说道:“若能实具一段闲情,一双慧眼,则过目之物,尽在图画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