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学 > 美术 >

欧阳修对宋代书法的影响

分享到:
作者:齐观闪。 TAGS:影响,书法,金石,欧阳修,古录》,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少孤家贫,母教以荻画地练字。天圣八年及进士第。景佑间为馆阁校勘,范仲淹反对宰相吕夷简被贬,他作书斥司谏高若讷,因责夷陵。庆历三年知谏院,擢知制诰,同行庆历新政。新政失败,出知滁、扬、颖等州,在野11年。召还任翰林学士。嘉祐二年知贡举
,拣拔英才,排抑险怪奇涩的“太学体”,天下文风为之大变。历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神宗初,出知数州。因反对王安石变法,坚请致仕。主编《新唐书》,自撰《新五代史》。有《欧阳文忠集》。
  欧阳修一生不以书家名世,常自谦“非知书者”,其实他亦工书,深谙学书之法。他无意作书家,认为某些人“至或弃百事,弊精疲力,以学书为事业,用此终老而穷年者,是真可笑也”。但他认为“字书之法虽为学者之余事,亦有助于金石之传”,由名家所写的题跋更是能使金石不朽,“仆之文陋矣,顾不能以自传,其或幸而得所托,则未必不传也。由是言之,为仆不朽之托者,在君谟一挥毫之顷尔”。欧阳修虽然不以书家名世,但他对宋代书学的发展却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一、编撰《集古录》开启了金石学研究的先河
  《集古录》是欧阳修的一伟大贡献,作为目前所存金石碑帖著录类书籍中最早的一部,在中国学术史上有开创之功。
  《集古录》是欧阳修“因感夫物之终弊,虽金石之坚不能以自久”,因“汉之金石之文存于今者盖寡,惜其将遂磨灭”,比十八年之功力和心血而著称的。其目的是“以传后学,庶益于多闻”。其中集录三代以来古器物铭及各朝石刻之文多至千篇,并为之考订年月,辨伪纠谬。其间,他虽经多次受贬,饱尝艰辛,但收集、著述之志未尝稍减,他总是把集古当作一种喜好,“足吾所好,玩而老焉”,常小有所获便欣喜异常。为求得那些断纸残碑,他抛弃了俗务的干扰,常常“水陆奔走,颠危困踣”,足迹遍于僻陋之地、郊田野冢,真可谓是苦心孤诣,达到忘我之境。
  当然,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史料的不足及个人闻见的局限,《集古录》在考订年月、论证铭文内容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疏漏、错误和缺陷,且“有卷帙次第而无时世之先后”。但这些同其价值相比,只能说是白玉微瑕,不足以言其夺目的光辉。《集古录》反映出在金石学和史学方面的深厚功力。除为后世书学、史学和
[论文网 ashaj3ah.com]其他国学研究保存了大量的有价值的史料,补正史不足,考订旧籍的讹谬外,其引证的翔实,立论的精辟,对于后来的史学、考据学、文献整理学乃至文字训诂学的研究,都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北宋金石学家赵明诚在其《金石录》中说过:余自少小,喜从当世学士大夫访问前代金石刻词,以广异闻。后得欧阳文忠公《集古录》,读而贤之,以为是正伪谬,有功于后学甚大。惜其尚有漏落,又无岁月先后之次,思欲广而成书,以传学者。
  现代学者金文明对《集古录》价值的评价较为甚当:根据前人的记载,我国古代对于金石遗文的研究,在三国魏时已发其端——-但还没有人专以此学名家的。到了北宋初年——亦出现了几部有影响的著作,如刘敞的《先秦古器图》、吕大临的《考古图》、李公麟的《古器图》、王黻的《宣和博古图》以及欧阳修的《集古录》等,使金石研究逐渐成为一种专门的学问。以上诸书,前四者所载只限于钟鼎彝器,而《集古录》则金文石刻兼收并蓄,“自周穆王以来,下更秦汉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名山大责,穷崖绝谷,荒林破冢,神仙鬼物,诡怪所传,莫不皆有”(《集古录序》),凡所收录达千卷之多,跋尾亦在四百篇以上。它的问世,对于当时方兴未艾的金石考古之学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赵明诚的《金石录》,正是在继承前辈学者已有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开拓耕耘,发扬光大,成为有宋一代金石研究的集大成之作的。成书于北宋中叶的《先秦古器图》、《考古图》和《集古录》等著作,在金石研究上是有着开创之功的。
  上面赵明诚和金文明那些言语,我们可以看到,从欧阳修的人开始,金石研究逐渐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从而有了专以金石研究名家的人,其中欧阳修所起的作用是最大的。他的《集古录》收录范围、研究领域比同时的同类著作要广的多,开创了宋代碑版和书帖考证之学的先河。我们几乎可以这样说,没有欧阳修的《集古录》,可能就没有赵明诚夫妇的集大成之作《金石录》。
  二、掀起论书高潮——促进了宋代书学的中兴
  在欧阳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