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语言文学 >

论鲁迅《伤逝》中子君的人物形象分析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分析,形象,人物,鲁迅,生活,社会,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以青年的爱恋和婚姻为题材的作品,而其思想内容,并没有仅仅停留在男女之爱上,而是运用这一题材表现了更深刻的主题:“在黑暗的社会里,恋爱和婚姻问题不可能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它的最终解决不能仅依靠着个性解放,它只能是整个社会解放的一个组成部分”。毫无疑问,鲁迅先生是独具慧眼的。他以独特的角度
描写了涓生和子君的恋爱及其破灭的过程。“五四”时期描写婚姻问题的小说,多是以男女双方冲破重重障碍,得以幸福结合为结局,鲁迅不但描写了涓生和子君的幸福结合,还描写了他们自主婚姻由于种种原因,终究破灭的悲剧。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别具匠心。  《伤逝》以“涓生手记”的形式,回顾从恋爱到感情破灭这一年的经历,用涓生的切身感受来抒发他曾有的热烈的爱情,深切的悲痛和愿入地狱的悔恨。《伤逝》的两位主人公——子君和涓生都是在五四新思潮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具有资产阶极民主主义思想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个性解放,拥有男女平等,恋爱和婚姻自主的新思想。文中描述子君的心理活动很少,我们只能从涓生的想象中来寻找她的影子,但她的形象却是鲜明无比的。  一、子君形象的独特性与典型性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新旧文化的冲突,导致了人们内心一些极大变化,对事物的认识,对世界的认识,都在悄悄发生变化,与此而来的是,对于个人命运的发问,个人命运该如何把握?该如何掌控?尤其是女性的自我觉醒,她们开始反思自我于社会的价值,自我与社会的关系,自己命运的走向。因为新旧观念的转化更新需要一个过程,加之当时特殊的历史时期,当这个转变不是那么顺利,况且遭遇到残酷现实的层层阻挠时,一系列问题就接踵而来。尽管问题会变多,甚至看上去是一些貌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我们也不能去否认这种转变于当时社会的积极意义。  子君的独特性,在于她是一个具有打破旧观念的,敢于活出自我的人,这是对其他女性想都不敢想的。她是反传统的,突破传统的。敢于主动打破枷锁,而去寻找探索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方面是说明子君对于自我的勇气与信心,另一方面说明子君已经开始了自我发现与自我觉醒之路。这是子君这个形象的独特性,在一些按部就班生活的人中,她是一个异类,尽管不被人理解和接受,她仍然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是敢想又敢做之人,这在当时的社会少之又少。  于当时的社会来说,传统女性尽管眼见了一些事物的变化,但由于传统思想根深蒂固,并没有自我觉醒。而知识分子,由于接触到比较先进的思
[论文网 ashaj3ah.com]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他们是该全盘接受新的思想,运用于生活,还是让其只存活在梦境里?在无比僵硬和残酷的现实中,他们是该逆流而上,如履薄冰的生活,还是按部就班的,遵循大众的轨道生活?这是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所面临的内心的挣扎。不愿意退,而又害怕进,当现实像一把利刃直接刺入他们身体,他们变得更加焦躁与迷茫。这是大多数知识分子所面临的境况,子君的形象,完全就是这样的一个形象的代表,她是当时知识分子的一个典型,同时她又高于其他知识分子,因为她敢于付诸行动。    二、子君的自我矛盾与自我局限  (一)子君的自我矛盾  子君一方面是敢想敢做,勇于打破束缚,有勇气在舆论的压力下生活,但另一方面她个人对于自己这中生活方式充满了恐慌,因为这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没有可以参照的东西,她要怎样生活下去,生活是否会按照她所设想的方向发展,她坚持这样生活,是否真正能够获得幸福?也许她看到了曙光,但她不知道这曙光距离自己有多远,而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在黑暗的隧道里行走,不知道该怎样去到达底光明的出口。未来的不确定性,让她充满了担忧和不安,当这种不确定性越来越严重,现实一再对理想加压时,她甚至陷入了一种迷局,进退两难,不知如何走,且走不出。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让她不知所措。她要面临着柴米油盐,生活琐事,她追求新生活,却又陷入了一种旧的生活模式里。  终于和心爱的人共住爱巢的子君开始进入了如同漫漫长夜般的生活。一成不变的宁静生活,一如这长夜漫漫的安静和无趣。而黑夜又让她变成了瞎子,爱情的瞎子。她沉浸在凝固的安宁与幸福里,忘记了人生的全盘要义,把精力顷注到家务里及恭顺地侍奉丈夫,表现出旧式妇女贤妻良母式的,失去了奋飞的能力和勇气,变得平庸短浅,由一个勇敢无畏的新时代的女性变成庸庸碌碌的家庭奴隶。子君变得软弱、妥协和思想的停滞不前,由于她性格的软弱,最后不得不回到她曾经背叛的旧家庭里去。子君此时的形象在涓生眼里已变成了没有自我没有品性的封建妇女的代表。  现实与理想的鸿沟,自我设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上一篇: 阿拉伯语词汇教授法探究      下一篇:礼貌原则浅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