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语言文化 >

大学生文化资本积累现状与提升路径

分享到:
作者:储叶青。 TAGS:提升,路径,现状,积累,文化,资本,
   一、布尔迪厄文化资本理论 资本是经济学概念,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最早将其引入社会学领域。在《资本的形式》一文中,他第一次完整地阐述了文化资本的概念,提出了自己的文化资本理论。布尔迪厄运用文化资本理论来揭示现实社会中各不同阶层之间的不平等关系。根据资本所体现的社会权力类型与关系,布尔迪厄将资本划分为三
种主要类型: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及社会资本。三种资本彼此可以相互转化,其中文化资本最具有转换力量。文化资本是一种能力,它包括语言能力、社会交往能力、专业技能、个人的举止风度以及对成功的把握能力等。文化资本有三种存在形式,第一种是具体形态,以精神和身体的“持久性情”的形式存在,如语言能力、行为惯习、适应能力、人格类型等;第二种是客观形态,以文化商品的形态存在,如图片、书籍、词典、工具、机器等;第三种是体制形态,以文化资本的形式由权威机构授予,并成为一种具有保证性的资历认证,如资格证书、文凭等。很显然,这三种形态对应了文化能力、文化产品与资格证书。
  二、大学生文化资本积累现状
  布尔迪厄在《区隔》一书中提出了文化资本的两种再生产方式:通过家庭教育传承文化资本和通过学校教育积累文化资本。首先,家庭是文化资本再生产的最初、最主要的场所。家庭教育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既有父母对子女有意识的教导,也有子女对父母无意识的效仿,不同家庭背景的后代获得了上辈人的“惯习”,传承了父母的文化资本,并将其身体化,转化为自己的文化能力;其次,学校是除家庭之外最重要的生产文化资本的场所。学校教育不仅仅是技术与知识的传播,还承担着向社会成员传输特定的文化传统的任务,承担着文化再生产的功能。对于大学生群体而言,家庭传承的文化资本已基本固化,在校期间的文化资本积累是改变其文化资本持有量的主要途径。本文通过考察大学生三种文化资本,即文化能力、文化产品和资格证书的拥有状况,分析大学生文化资本积累现状。
  1、文化能力。文化能力既是一种内在化的文化资本,布尔迪厄将其看作是最重要的,是其他两种形式文化资本的基础。大学生的文化能力表现为语言表达能力、文化品味、文化修养等。
  文化能力与特定个体紧密相连,不能通过赠予、买卖、抢掠等形式实现个体之间的传递,个体积累是获取文化能力的主要途径。笔者从事高校教育工作多年,通过与大学生的接触交流发现,大学生的文化能力积累主要存在两
[论文网 ashaj3ah.com]方面问题:其一,以被动接受为主,主动挖掘欠缺。尽管学校开设多门课程,但不少学生对教师讲授的知识没有充分吸收和消化,只要考试通过就万事大吉。这种被动式的学习使学习过程流于表面,获得的知识是临时的、零散的,难以转换成内在化的文化能力。其二,生际间差异明显。文化能力的积累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要以一定的家庭经济资本作为支撑。那些拥有丰富文化资本的家庭后代条件优越,更容易传承积累学习能力和文化品味;而对于那些贫困大学生而言,不仅难以得到家庭经济资本的支持,为了筹措生活费和学费,还需要挤占学习时间用于勤工助学,缺乏对分数之外的素质和兴趣能力的培养和投资。多数贫困生由于没有学习之外的特长而滋生自卑心理,将自己拒之于各类活动之外,阻碍文化能力的提高。
  2、文化产品。文化产品是客观形态的文化资本,大学生的文化产品指大学生拥有的书籍、报纸、绘画、工具等文化物品。根据布尔迪厄的观点,“行动者的藏品—书籍、绘画和古董等物质性财富越丰富,或者其质量越高,他拥有的客观形态文化资本越多。”所以,藏书情况是衡量客观形态文化资本的主要指标之一。文化产品以物质形式存在,是可以进行传递的。从家庭角度看,不同阶层的家庭对大学生客观化的文化资本积累的影响是不同的。相对于农村大学生,城市大学生能更多地传承上辈留下的图书、文化收藏、艺术品等。从个人角度来看,高校图书馆是大学生获取书籍的主要来源。图书馆的图书资源丰富,大学生获取书籍的经济成本较低,基本能够满足需求。
  3、资格证书。体制化了的学术资格或证书,是衡量体制化文化资本的重要尺度。正是“这种证书赋予其拥有者一种文化的、约定俗成的、经久不变的和有合法保障的价值”。为此,大学生争相通过获取官方所认可的文化资本来提升自身价值,除了争取各种教育资格与机会外,各种资格证书考试亦成为了大学生的选择,“考证热”在大学校园渐成气候。据劳动与社会保障部提供的信息,中国已在90个职业采取了职业准入制度。有人断言:&ldqu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