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语言文化 >

从关联理论角度解析《竞选州长》英文原版中的幽默

分享到:
作者:魏波 杨维琴 童修文。 TAGS:英文,原版,幽默,竞选,理论,角度,
   一、关联理论相关内容 由于人们做任何事情都力图以最小的付出取得最大的收益,因此在认知或理解语言信息时总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依据关联这个原则。Human have an automatic tendency to maximize relevance(W S,2004).[1]有的中国语言学家把关联理论(Relevance theory)也译成&ldq
uo;相关理论”[2]。因此关联也可以理解为指语言信息的相关性。语境效果和认知心力是影响关联程度的两个重要因素。关联度与语境效果成正比,与心力成反比。当然没有语境效果就没有关联。语境效果就是新的认知假设与现存的认知假设相互作用:强化或清除现成的语境假设,或者与之融为一体,并产生新的语境含义。(S & W,1994)[3]关联又分为最大关联和最佳关联。人们总是假定交际信息具有最佳关联性(optimal relevance),交际认知总是自动最大关联化。明示刺激信息值得信息接收人付出努力进行加工处理并且是和交际人的能力和偏好相容这两个假设前提最大关联的基础。
二、相关幽默理论简述
《现代汉语词典》将幽默定义为:“有趣可笑而意味深长。”[4]幽默语言共有五大特征:不协调性、不一致性、失败—胜利性、奇巧得体性、反常规性[5]。关于幽默的理论很多。现在比较流行和有影响力的就是乖讹理论(incongruity theory)。这是一种从认知的角度研究幽默的理论,“乖讹”就是不对称、不协调的意思。人们之所以发笑,几乎都是因为事情突破常规。幽默就是乖讹的形成和化解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轻松地领悟“荒谬”,并且感悟出信息发出者的所欲表达的真谛。
三、《竞选州长》中的幽默解析
在这部名著中,一个作风正派自以为在竞选中因为自己身上没有劣迹而占优势的老实人在参选后,遭受各种各样的无耻诽谤,几乎成了一个“罪大恶极、无恶不作的人”,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自由竞选”、““民主政治”不过是资产阶级政客不择手段争权夺利和残酷斗争的遮羞布。《竞选州长》家喻户晓,影响深远。各种译本甚多,现将其英文原版中的幽默片段精选出来用关联理论加以分析。
首次突然受到莫须有的诽谤,万分震惊,作者变得疯狂无助。
I thought I should burst with amazement! Such a cruel,heartless charge——I never had seen Cochin China!I never had beard of Wakawak!I didn&r
[论文网 ashaj3ah.com]squo;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I did not know what to do.I was crazed and helpless.[6]1
文中写到对自己遭受的无中生有的诽谤非常惊愕,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去过所指控的地方。甚至说:“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意思是把“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这种与常理相矛盾的荒谬事情导致了乖讹的出现。信息接受者根据前文的信息,最大关联地进行明示推理一般不会想到他会“傻”到连“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于是就需要费更多的心力以求感悟,最后二次心力产生了作用,乖讹消除,不协调变得协调,读者不禁因顿悟而轻松一笑,领会了作者的交际目的:幽默夸张地讽刺政客们不择手段、争权夺利、无中生有,恶意诽谤他人。
报纸的无端指责,使作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者写道:
I got to picking up papers apprehensively—much as one would lift a desired blanket which he had some idea might have a rattlesnake under it”。[6]2
在这里“apprehensive”是“担心,忧虑”的意思。破折号前面的明示信息使读者会想到主人翁会相当害怕,期待着进一步的信息,通常情况下,根据人们明示推理常规定势难以想到作者把恐惧的心理和响尾蛇联系起来。认知期待和“rattlesnake”这种剧毒的尾部能发出响亮可怕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毒蛇相矛盾,形成了乖讹。读者根据后文的信息二度推理顿悟了响尾蛇和他惊恐的联系:有意风趣幽默地夸张来加深读者关于作者惊恐的印象。
And at last,as a due and fitting climax to the shameless persecution that party rancor had inflicted upon me,nine little toddling children of all shades of color and degrees of raggedness were taught to rush on to the platform at a public meeting and clasp me around the legs and call me PA![6]3
本片段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