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务管理 > 财务分析 >

中国古代皇室财政制度的沿革:轨饥规律与启

分享到:
作者:佚名。 TAGS:轨迹,规律,制度,财政,古代,皇室,
   导读::中国封建时代一直存在皇室财政和政府财政两大平行的财政收支系统。皇室财政是封建君主专制的产物,也是以皇权追求财权的重要手段,历代皇室财政的变迁突出体现了皇权这一最大化私权的无约束扩张。我国当前的小金库现象与皇室私财有着社会制度的本质区别,但同样源于一个体制缺憾,即国家机构中私权&rdqu
o;的存在与扩展,这种私权以国家公权力为依托,并且未受到制度的有效规避。从源头上铲除小金库滋生的土壤,需要建立制度化的财权关系、深化财税收支体制改革和完善全方位监督体系,以规范公权力的行为边界遏制部门私权的形成。
关键词:皇室财政,国家财政,小金库,公权私有化

  在我国封建时代,皇帝与政府、皇帝专制与封建统治并非简单的同义语,因为尽管“皇帝是国家的唯一领袖,而实际政权则不在皇室而在政府”(钱穆,2001年)。事实上,自秦代起,下逮晚清,在帝制中国的政治体系中,始终存在着皇室和政府两个相对独立的主体,作为国家统治经济基础的财政也存在两种类似的运行模式,即“私奉养”的皇室财政系统和“公赋税”的政府财政系统。从历史沿革看,我国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制度的关系大致经历了一个从明确分野(秦汉)到分合离聚、通融互用(隋唐宋明),再到重建制度性划分(清代)的循环过程。
  一、历代皇室财政制度的沿革轨迹
  (一)秦汉时期:国家财政与皇室财政明确分野,两者各有收入来源、支出用途、分置机构和属官管理。
  秦汉时期,国家财政与皇室财政正式成为两种相对独立的收支系统。国家财政由治粟内史(汉称大司农)管理,主要收入为田赋、徭役、口赋(汉为算赋)、官田屯田和均输平准收入;主要支出为官吏俸禄、军事及各类经济社会性支出。皇室财政由少府和水衡都尉[①]管理,主要收入为山泽税[②]、关市税、口赋(汉代)、户赋和贡纳酎金[③];主要支出为皇室日常所需及赏赐费用。两者的具体构成时有变动,如汉武帝将原属皇室的盐铁税改为专卖,归国家所有;东汉灵帝将原属国家财政的赀选卖爵收入归于皇室。总体看,两者规模相当、斐然可观,汉元帝时都内钱(大司农掌管)四十万万,水衡钱二十五万万,少府钱十八万万,(《汉书》·《王嘉传》)水衡钱和少府钱同属皇帝私产,其总额比国库的钱还多。东汉建立后,为恢复战乱后的国家经济,将皇室财政交于大司农管理,少府逐渐成为单纯的宫廷事务性机构,水衡
[论文网 ashaj3ah.com]也随之取消,皇室财政在制度上一度不复存在。
  (二)隋唐时期:国家财政与皇室财政分合离聚ppt,国家资财时常纳入皇室内库,公私收入不分互相干扰。
  隋唐时期主要的政府财政机构为户部,此外司农寺、太府寺分别执掌粮谷和钱帛收支;国库有左藏、右藏和太仓,分别纳贮钱币布帛、金玉宝货和粮食。皇室管理机构为殿中省(隋为殿内省)和内侍省,皇室仓库为大盈库和琼林库,前者主贮钱帛,后者主贮宝货。唐初,天下财赋统归户部掌管,所有公私收支皆仰于左藏库。玄宗时设立大盈库,凡租庸正额纳入国库外,其它杂项收入归大盈库以供私用,但皇室日常支出仍由国家财政支付,大盈库实际是截取了部分国库收入。安史之乱后,由于京师豪将任意侵吞国库财物,为直接控制财权,皇帝将国家租赋都收贮于大盈库,由宦官负责管理,自此皇室私财与国家公财不分,天下财赋尽为人君私藏。德宗时,杨炎以基本满足皇室消费集团的私欲为前提,恢复政府财政与皇室财政的分管制度,将财政管理权重归户部,皇室收入除皇庄园囿收入外,主要依靠国库的定期按数调拨,政府对全部赋税得以进行统一管理。
  (三)两宋时期:财政国库与皇室内库通融互用,皇室资财多用于国家非常之需,公私收入得以兼顾相补。
  宋初的财政机构为三司使[④],元丰改制后为户部,国库为左藏库,主要收入来自各地输送的财赋、专卖收入、铸钱司上交及内藏库拨给;支出主要是官吏俸给和军费粮饷。皇室管理机关为内侍省和入内内侍省,皇室仓库称内藏库,财赋来源为各路上供的部分物品、坑治收入、榷货务与市舶司收入等。此外,元丰年间设立元丰库,由尚书省直接管辖,收入来自青苗、免役宽剩钱,支出实行宰执聚议制度。宋代内藏库虽然是“天子之别库”,但并非“天子之私库”,无论从皇帝言行还是内藏库的设置与实际运行上,它主要用于军费、救灾、补贴中央与地方财政困难,此外才是皇室用度。这种制度设计与宋代“内重外轻”的政治格局相一致,在实际效果上使左藏和内藏库得以相互补充,将作为“公”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